廿乙

你会在困困芦苇打盹荡起的涟漪末端唱歌给我听
唱着《月亮好想你》
跳着舞踏过月光做成的银泥
朝着月亮喃呢:“爸爸你在哪里?”
曾与你相依
可我们已经分离
我在岸边哭泣
泪水滴进河流里绕出的涟漪
你跳着它们去远方迎接你的父亲

2018年10月31日万圣节,陈等尸体被发现于女厕所内,死因:割喉。走廊的监控录像拍摄到一名身穿深蓝色长裙的短发少女趁其不备拖入女厕所内,可再没见这位少女出来,推断已跳窗逃跑。不过据陈等家属回忆,这位嫌疑人的长相与早在一年前就诊断死亡的尹儿极其相似。

它们,连我都不大相熟,被藏在很深的地方,覆上一层朦胧精细的膜,远远的瞧,你们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

挖一处坑,捧起最深处的一抔土,在手心里化成了水,喝下去它们回到了原位,才惊觉这是我的肉啊,我挖我的土。

你一个人寂寞,就别说什么“大家”了,寻找快乐的活力宝贝多得多,你怎么还能继续抱着怀里的兔子,躺在摇摇椅的臂弯里哭着吐出“众人都是孤独的”这样的放肆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