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乙

上大学一点也不开心
大家做什么都好快
语速好快
转变话题好快
交朋友好快
可我只会慢慢的
有谁会想和我慢慢地跳一支舞呀

听着你抱怨在那的生活
没有人帮你做饭
没有人帮你洗衣服
没有人帮你切水果
我眼里藏着一抹笑意,想着我们无法在一起果然是有些原因的。
可我竟觉得说着这样带着稚气的话的你,生出了几分可爱。

已经很淡很淡了,就像再擦一次就能够完全擦掉的铅笔印。
往日种种,开始模糊,
我生出了些淡漠的情绪。
生活一贯极端的我也没想过有一天会处在这样的灰色区域。